灰色边境

ooc专业户,all主角受向狂热系死忠信徒
*近期有旺盛食欲的cp:all金,暗表
*固定食用的cp:狛日,神日,罗斯阿鲁,总一,西莱,all黑,all泰德,all哈克,all(成步堂)龙之介,绿赤,茂智,朱雀鲁鲁,以及大部分的东方未明受向,傅明,奥白,右白,芥敦,太敦,all叶(叶修),A游,凌游,快游,Ⅲ游,左游,布鲁游,鬼柳蟹,瑞金……
*食欲寡淡然而偏执莫名的cp:御成,响王,佐鸣,莫毛,海陆,瓶邪……

轮到了!
是他!是那个男人!他回来了!
现在我又是汉诺骑士了

4.3主线感想,剧透慎

所以说这种东西不剧透是不可能的
整个主线打完,最后的感触只剩下唏嘘
4.1前后的时候,围绕夜露这个姑娘就有过争议,甚至引发了一场撕逼,当时我还留过言论,结果现在4.3了回头一看,剧情诡异地和当初的猜测有些重合
我或许应该得意,应该高兴,可最后却只有唏嘘
关于这个可憎可恨又可怜可悲的姑娘,该说的能说的,由我来也不过是拾人牙慧,唏嘘过后唯一有所宽慰的,就是她最后能够得偿所愿,把朝阳给拖进地狱
老实说,没能亲手给这个小表砸一点教训还是有点遗憾的,从他剧情出场我就觉得他不是个好东西,后面突然变脸也不过“果然如此”的心态,只可惜主线不给我胖揍他一顿的机会,但他被夜露手刃,或许才是最好的
和夜露的遭遇比起来,我跟朝阳...

乱写的不知道啥东西的一则

“其实一直都知道的,不是吗。”
“我一直在失去。”
“或许还是能得到什么,或许还是能挽救什么,或许还是能夺回什么,或许……”
“可是——失去的永远更重要。”

调查团的营地里来了一个奇怪的人。

说是奇怪,其实也没有太奇怪。布里奥德斯在加入调查团之前也是一个走南闯北的冒险者,各式各样的怪人都见过不少,光营地里面就有几个。

让调查团的守护者在意的不是这个人的行为。比起其他还有心情找乐子的家伙们,这个人其实相当的安分,沉默寡言,从不搞事,还很能干。只是和他对话也是倾听居多,时间久了,除了古·欧什·提亚那只过于自来熟的猫魅,几乎没人会去主动找他交谈。很明显,他也很乐于没人打扰...

想日黑魔
按在黑魔纹里日
你再不走试试?再特么赖在黑魔纹里吃aoe试试?!
干霖酿!

关于某个私设光的脑洞

【场景1:沉溺海豚亭】

[山猫]
[人族♂]
[戈尔加涅牧场]

“‘山猫’吗……”

手上拿的是一份冒险者登记,最新的一份,有关那位最新来的冒险者的,他现在正老实地去拜访那些他推荐去拜访的人。

登记表上有他自己提供的魔法棱晶头像,论长相新来的这位冒险者毫无疑问担得上美人的称呼,枯草色的金发,水晶蓝的眼瞳,只是怎么看真人都要比采样出来的图像年幼,不过他显然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掏棱晶的动作自然得像昨天刚做过。

不管他知不知情,巴德龙都准备保守他的秘密。他在黑涡团的老朋友已经和他打过了招呼,重点提到了新来者在船上大放异彩的表现,里里外外都是赞赏,看得出来是非常地看好——如果不是那位新来的已经是冒...

谷歌翻译是真的好用

英语学习动力-1


……噢……收回前言

虽然机翻很有用,但那只是针对一窍不通而言的

事实上,它会把人逼疯

话说,P5里的那个“诡骗师”其实是念trickster的吧_(:з」∠)_

虽然我也是幻听成trickstar的人之一啦

配合弹幕,于是我在P5V6两头看的时候经常不由自主的脑到这么一出

Duel!通常召唤【淘气仙星·坎迪娜】(←百度来的开局,实际完全没有玩过)

一回合内波特对面的LP在无声流逝

说书?不存在的。

说起来,游戏本体里也是有弱点击破然后一回合otk的作战吧(总攻击没打死就丢人了)

提到弱点击破……港真每次听到龙司的语音我都会产生幻听,就是,把captain Kidd听成了弱点hit

不过,淘气仙星的可爱风格可能跟酷帅的joker不怎么搭配就是了……...

今天做的梦意外的还有点意思
大概还是那种勇者与魔王的老套剧情,然后大英雄和大魔王同归于尽没死成,反倒变成了互相抱有杀死对方的心情的心の友。
大英雄是个池面,守护世界的信仰,主角果实能力者,和各路大佬谈笑风生。能力值全满,自带攻略光环,总之好像什么都会无所不能,只是搞不死大魔王。
大魔王就比较随便了,不在意也没人敢要求他在意外表,大部分都是处在狂化状态搞完事也不在意搞了什么事,总之魔王该做什么事他都能做,但做不做什么时候做怎么做连他都不知道。
然后有一天,大英雄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去和大魔王决一死战了,约战的地方打的天昏地暗,最后大英雄笑着(括号池破天际的那种)跟世界告别,使用禁术把整个地区都变成了一片...

我……发现我可能是个变态

一个脑洞,大概也许可能是龙×猫尾巴组的cp向(?)

那时候的库尔扎斯高原还没有完全被覆盖上冰雪,山岳之都伊修加德也还没有闭关锁国,虽然算不上有多欢迎,但是仍许可旅行者往来。
而敖龙少年,正是从很远的地方流亡到伊修加德的敖龙族后代,因为和龙族近似的角与尾的特征遭到其他小孩甚至部分大人的排挤和欺侮。
尽管萨雷安的研究者已经证实敖龙族和龙族并没有任何亲缘上的关系,可是这并不妨碍那些亲人友人死于龙族、自己又无力报仇的伊修加德人把他们当做假想敌来发泄。
总是带着消不去伤痕与肿痛,跌跌撞撞蜷缩在墙角的敖龙少年,被旅行中的年轻医师发现了。
少年一开始想要逃跑,但是身上又累又疼,背后也找不到退路,眼看着...